CMD体育

新书速递 | 国际关系和宗教学:从“世俗”转向“神圣”
2019年01月28日  |  来源:上海远东出版社   |  阅读量:992

“宗教与国际关系集”由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国际政治系主任徐义伟教授主编。作者是宗教和国际关系研究领域的专家,具有深厚的知识和学科质量。手稿已经打磨了好几年了。历史资料详尽,组织清晰,见解独特。它们在“宗教与国际关系”领域具有重要的启蒙意义。

节选总序

国际关系“宗教回归”对我国的影响

在20世纪70年代冷战结束以来的全球宗教复兴的同时,我们的社会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和过渡时期。

在经济上,中国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政治上,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已成为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成功典范,甚至在世界上具有“中国经验”和“北京共识”。在文化方面,经济“走出去”战略后,中国文化的“走出去”战略也相当大。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孔子学院就是这种策略的例子;各种权威数据表明,中国不仅是一种传统,也是一种新兴的“宗教力量”。主流宗教的兴起,新兴宗教的兴起以及民间信仰的复兴交织在一起,成为全球宗教复兴的一个组成部分。

国际关系的“宗教回归”和宗教政治化的趋势以及国内宗教格局的变化也使宗教成为中国国内政治中的一个突出问题。宗教涉及数亿人的精神需求和生活方式。在政治和社会领域中涉及党和国家的五大关系以及充分掌握和正确处理统一战线(即政党,民族)工作的必要性。国内外关系,宗教关系,阶级关系和同胞关系之一。因此,如果我们不了解宗教就无法理解国际关系,那么我们就无法理解当前的中国社会而不关注宗教。

全球宗教复兴对我国的宗教生态和政教格局造成了一定的冲击。

首先,由于中国政府已经禁止外国驻华使团,传教士不再是中国与外国之间的主要精神联系。改革开放以来,中外宗教交往进入了所谓的“后任务时代”。西方(和东方)基督教教会已从舞台上退休,但实质性交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多样化和复杂化。宗教的跨国传播打破了中国改革开放前相对稳定的宗教生态,对中国目前的“五大宗教”格局产生了重大影响,并与中国的宗教管理模式产生了紧张关系。

其次,在线宗教信息的无障碍传播以及在线宗教的开放性,虚拟性,跨国性和渗透性使得中国的大部分法律法规将宗教活动限制在一个滞后的国家中的有形空间和物质形态。我们政府的网络管理带来了挑战。

第三,自冷战结束以来,宗教在西方发挥着越来越突出的作用,特别是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中。美国外交政策的“传福音”使宗教成为中美关系中的一个突出问题。这不仅使中国成为所谓“宗教自由问题”的“特别关注”,而且使中国的宗教问题“国际化”。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第四,国际宗教运动和国内外宗教极端主义势力使中国面临着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在国家安全领域交织在一起的局面。在国际政治和宗教势力的帮助下,宗教极端主义,民族分裂主义和恐怖主义这三股力量不断升级其政治和暴力行动。目前,它们显然构成了中国国家安全最直接和突然的出现。性暴力威胁;各种国际宗教人权运动和宗教非政府组织通常不是暴力的,而是有更广泛的影响或广泛的群众,有助于推动“颜色革命”的能量从而成为影响更频繁的因素在中国的国家安全。事实上,对于中国的国家安全,暴力组织经常利用互联网等现代技术和所谓宗教自由倡议的支持来开展活动。

作为传统文化的载体,民族团结的精神纽带和塑造中国国际形象的要素,中国宗教在全球化时代也具有前所未有的发展空间。中国是一个宗教信仰丰富的宗教国家。中国国力的增强为宗教影响的外在投射创造了条件。中国各种宗教的发展和广大海外信徒在中国的各种宗教和民间信仰可以说是中国国家主权和利益的隐蔽防线。

在谈到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时,安德鲁·沃思提醒人们不要忘记“中国基督教不仅限于中国;亚洲和亚洲以外的海外华人基督徒现在都是巨大的”,这是一个重大发展20世纪的基督教。他甚至认为,基督教与亚洲古代文化之间的相互作用“创造了一个基督教与公元2至4世纪基督教遭遇相媲美的时代”。

历史悠久,信徒众多的中国传统宗教信仰,长期以来一直是其他国家,特别是邻国基层了解和接触中国的主要来源,是公共和私人外交的重要资源。中国。与全球“中国经济圈”和“文化中国”共存并作为其价值和制度基础的“宗教中国”或“信仰中国”正在增长。

目前,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圣经》生产国和出口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产品之一,如佛教圣物,印度偶像,俄罗斯偶像,以及圣诞礼品的生产和出口,但这些仍然是宗教。商品或物化尚未具有神学和文化的附加价值;中国宗教仍处于广泛而内向的发展阶段,目前尚未完全具备国际学术对话的能力。但是,随着中国宗教越来越出国,这种情况将会大大改善。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宗教中“多样性与和谐”和“共生共存”的传统观念和实践将不可避免地对世界宗教交流与对话产生重要影响。 “风和西方将为国际社会解决宗教关系提供宗教和刺激的指导。”模式,挑战宗教少数群体,如达到一个国家人口的10%到20%“足以抵制促进宗教和谐政策甚至支持解放斗争的所谓国际公式”,并从全球宗教商品提供者到制度宗教实现public产品提供商的身份变更。

目前,中国的国际参与不再局限于政治和经济领域,而是越来越多地涉及文化和宗教领域。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后冷战时代中国国家利益的排名发生了变化,变得越来越多元化,维护国家主权和统一,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道路,促进经济与社会的和谐发展。除了塑造一个大国的形象,可以说它构成了中国当前国家利益的四大要素。

国家利益是双向建设。在内部生存和经济发展得到保障后,追求国家利益自然会增加更多的外部建设性因素,如国际地位和国际形象。国际形象是一个国家软实力的重要来源,宗教形象也是国际形象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因此,处理国内外宗教问题已成为树立中国负责任大国形象的重要环节之一。

中国宗教学者卓新平曾指出,理解和处理国内宗教问题必须考虑其国际意义和国际影响,宗教问题应与中国的“文化战略”联系起来,使其成为一个在宗教中发挥积极作用的国家。 “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的“走出去”战略应该是全面和系统的。没有传统的文化支持,很难设想可持续的经济对外战略,也很难设想缺乏宗教背景和价值基础的传统文化。宗教一直是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过去和现在的公共和私人外交是宗教和宗教团体干预中国对外关系的主要方式,但这是一个被各行各业所忽视的话题,已经成为一个缺点或缺乏研究的话题。中国的公共外交理论与实践。

1 2
回到顶部